个人化乡愁与国家式怀旧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五分时时彩

调查间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道新

  首次观看《我和我的祖国》的之前 ,笔者跟在场的大多数观众一样,深深地感动并感奋于其中的每有有一一个多多 单元,并对两种以普通个体映照国家记忆,在宏大历史中散发出生命光辉的集锦式献礼片给予较高的评价。

  但即便这么 ,我还是对作为全片总导演以及《白昼流星》单元导演的陈凯歌,存有但会 惋惜与疑惑。毕竟,跟但会 几个单元相比,《白昼流星》讲述的故事未免太“跳”,愿意表达的东西似乎很多。点开网上的评论发现,有但会 但会 观众对此表示无法理解。这么 “美中处在问题”,到底是为啥呢?带着“解惑”的目的,我又到电影院就看第二遍。

  正是在银幕上出显的画面和声音中,在航天员从外太空返回祖国大地,在少年们纵马飞奔的茫茫戈壁,以及“李叔”告诉少年们什么航天英雄也都不 “回乡的人”的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白昼流星》是在借2016年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两种共和国的重大事件,表达导演陈凯歌、主演田壮壮与总制片黄建新及其两种代人之于土地、国家民众、历史之间的内在关联。通过特定的旧时光机制与文化策略,两种代但会 但会 以另一方的童稚和秦春颠沛流离于祖国的都市和乡野,并因改革开放的宏伟时代而成就于世界影坛的中国电影人,在抒发另一方化乡愁的一并,完成了一次充满仪式感和疗愈性的国家式怀旧。吾家吾国,吾土吾民,我和我的祖国,就在“李叔”和航天英雄对少年们的引领,亦即“家”和“国”对“我”(“子”和“民”)的晓谕和规训中得到淬硬层 的体认。

  正像陈凯歌总在跟媒体表述的、那个属于他人生中“最难忘”的瞬间。那是在1964年10月16日下午的北京,12岁的陈凯歌走出西城区的师范一附小,一个劲间,从四面八方涌出的狂欢人群愿意停下了回家的脚步。他踉踉跄跄地随着人群一路往南,拐上长安街,走向天安门。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他就看了蓝天白云在手中流过,但会 但会 但会 漫天飞舞的《人民日报》号外:“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在张一白导演的《相遇》单元,电影重现了两种代人“最难忘”的历史时刻。但此时的陈凯歌,机会化身为有有一一个多多 献身于国防科技事业,付出了另一方的秦春和感情的搞笑的话的搞笑的话的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值得注意的是,在《相遇》单元里,除了实验室和医院之外,主要的故事空间,就只剩百公里公交车、一方红旗漫卷的广场与有有一一个多多 冷清寂寞的家。在隔壁家,女主人公面对电视新闻中机会远逝的爱人照片,禁不住感伤垂泪。在张一白、薛晓璐以至文牧野什么新一代的电影人眼中,共和国的历史有几个终生不渝的感情的搞笑的话的搞笑的话,都不 几个执着坚韧的牺牲。《相遇》这么 ,《回归》这么 ,《护航》亦然。

  也但会 但会 什么处在在上世纪200年代北京公交车上的感情的搞笑的话的搞笑的话故事,以及1997年7月1日前后飘荡在港岛的罗大佑歌声,甚至最近但会 年里通过电视和网络就看的国家庆典及其阅兵方阵,能能唤起海内外每有有一一个多多 中国人的另一方记忆和绵绵乡愁,将两种更加普遍的、全民的公共事件及其历史景观,幻化为无法重现的生命体验或个体成长的心路历程,并以此在国家式的怀旧搞笑的话洪流中,获得两种前所未有的呼应与最大限度的共鸣。

  正因这么 ,在管虎导演的《前夜》单元里,除了运用各种手段努力复现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古都街巷、广场氛围和社会各界的精神面貌,在集中讲述开国大典天安门广场旗杆设计安装者林治远等人克服重重困难,保障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顺利升起的故事情节之外,还颇有意味着着地设计了但会 能能一两句台词的“小”人物,试图通过但会 人联结更多另一方、集体与国族的记忆;而当林治远终于打败另一方的“恐高症”,在高高的旗杆上望向东方的天空,地平线的尽头便是晨曦初露的北京,也是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此时此刻,国家式的怀旧与另一方化的乡愁交织在一并,便能在观众心目中触发强烈的归宿感和身份认同的情绪。

  在这方面,徐峥导演的《夺冠》和宁浩导演的《北京你好》有有一一个多多 单元,则有更加精彩的创意和更接地气的表达。应该说,从国家层面来看,无论女排夺冠,还是北京奥运,都不 跟全国范围内全民的历史记忆联系在一并的,但这有有一一个多多 单元的最大亮点,恰恰是将两种“全域”叙事和普遍感情的搞笑的话的搞笑的话,展现为两种仅属于上海弄堂里的小乒乓球手冬冬和北京街道上的出租车司机张北京。在两种程度上,女排夺冠的决胜时刻与奥运开幕的璀璨之夜,与两位主人公之间保持着两种若即若离甚至失之交臂的关系;但也正是通过两种特殊关系,有有一一个多多 单元得以花费更多的精力,将镜头伸向更加充裕的城市景观与更加鲜活的人物言行,将新中国的两大历史节点,在银幕上予以更加繁复多样的声画呈现。

  为此,当200多年过去之前 ,身为国乒教练的冬冬,在电视直播现场再见当日来不及告别即要出国的小美的之前 ,当年的上海弄堂以及聚在弄堂电视机前欢呼女排夺冠的邻居们,便成为两人心中一并享有的美好记忆;同样,跟出租车司机和几滴 普通群众站在鸟巢外的张北京,看着奥运会开幕式的直播画面,也在忘情的欢呼声中跟另一方的前妻、儿子以及来自地震灾区的孩子和世界各国的观众一并沉浸于两种历史性的时刻。

  在这里,现实与历史、全球与地域以及自我与他者、另一方与国家,都不 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体验着由纪实与虚构以及我觉得 与虚拟交织而成的,作为两种文化想象的乡愁与意识底部形态的怀旧。也正是在两种层面上,《我和我的祖国》不仅在陈凯歌、黄建新与徐峥、宁浩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也在几代影所有人其普通观众之间,找到了难得的共情与难忘的共鸣。(李道新)

[ 责编:李姝昱 ]

阅读剩余全文(